fay1921

【60E 61E傻逼们滚,先死个妈吃个屎】
————狗儿子荣耀联盟邪教欢迎您!


这里是每天以泪洗面哭晕厕所的Gil。。
种族:狗儿子,伪德迷
IG,YG本命,接受队内任意随机组合~60E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只求瓶子自己留着这里不掐架。。
IG战绩太虐心开始顺带看dfb和德甲当大麻使,结果不慎掉入过期安利新花大坑——这尼玛是虐上加虐啊!说好的秀秀恩爱踢踢球呢!
Shinhwa Zzang!
欢迎来玩~

终章。朋友(五)


这一天终于还是到了。
本来已经坑了,不过想了想,一章的事,今晚这么一搞,也睡不着了,流水账了吧,今晚完结再合适不过。

其实挺有意思的,卢本伟发火箭恩断义绝的时候,德云色二台正在玩的号id是可见影子,没错,就是陈新霖送给他们的号,承载所有曾经辉煌的大号。
卢本伟,今晚过后不知道你午夜梦回的时候还会不会偶尔想起有这么个曾经和你一起吃过苦的兄弟,几千字的公关文啊,绝对不是一下子能写出来的,枪架了很久了吧。

最可笑的是,孙亚龙会。







“孙亚龙,枉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你给我的任务,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把我身价性命都给你,结果你让我送死,连我老婆也不放过!”
卢本伟语气激动,拿枪的手分毫不抖。
“两年了,我以为毁了你的ig就是毁了你,没想到你不知道哪里凑了个臭鱼烂虾德云色。不过没关系,我毁你两次,我爽够了,就差你一条命我就解脱了。”

“卢本伟,我是对不起你,我没想到上层会这么绝,我知道现在和你说我也不信,我从来没有想害过……”

“你放你妈的狗屁!”white一枪正中对面人的小腿,粗暴的终结了谈话,他满意的看着孙亚龙痛苦的单膝跪地。“我看够了你这张虚伪的脸,去下头给我老婆当狗吧。”

交了一辈子兄弟,最后死在了自己兄弟手里。你也算死得其。

孙亚龙自嘲的勾了勾嘴角,静静等着枪声响起。



他等到的却是外面一阵骚动,来人也是随性,人还没到先对天放了两声空枪。等枪声在仓库回声拉了两圈,pdd才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不远处射可可骂骂咧咧的带着手下清场子。

“撒子哟,老友聚会不带我,看不起我咯。”pdd一边扯着皮,一边漫不经心的走到white枪体术的死角,“五五开你这就不仗义了,你搞他就搞他啊,你多给我点钱我帮你背后捅刀子都行。今个不来我还不知道呢,背后使绊子给上头通风报信灭我队那就过分了啊。”说完才看向一脸惊讶他竟会出现的孙亚龙,“别激动,老子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你冲他下什么跪,事情完了跟我走,给我冲你最该跪的人把头给磕扁。”

“我说五五开啊,这件事当时我也查过,上层一直给的理由是tabe叛变吧,那晚之前我正好跟到一条消息,你猜怎么着,tabe才是死的最不明不白的那个,你出事前一天,你老婆晚上去哪了你查过么。”


“更何况,她也没死。”


声音传来的瞬间,孙亚龙所有镇定的伪装全部破碎,他颤抖的向后望去。

葛炎就这么站在仓库门口的正中间,一如当年孙亚龙当年失去意识前,挣扎着扫见孤注一掷站在火光里引燃炸药的背影。

“看到我就这么激动,晚点带你看陈老板你是不是能猝死。”他径直路过了因这句话激动的红了眼圈的孙亚龙,挡在了他与枪口之间。“姿态和rookie已经找到她了,藏在对面楼里自以为黄雀看好戏呢,没弄死,丢在你的后备箱里了,记得签收。”


一时间整个仓库陷入沉默,所有人都在消化过于巨大的信息量。

直到火石摩擦声突兀响起,打破了凝固许久的空气。

pdd不知何时掏出了根神仙烟点上,黑暗中火光明灭格外耀眼。

“闹完了吧,大家伙儿戏也看够了,话也说清了,要不今天就都溜了得了?你们不会还想一起约个骚皮夜宵吧?”

葛炎见着台阶也给了,一切已尘埃落定,默默的退到一边试图把孙亚龙扶起来,一拉一借力,一如多年前默契。



“你以为你是英雄,你自以为所有人都应该和你一样活在小时候的漫画里,结果呢!?对,你确实按你想的样子活下来了,因为你所谓的义气害了多少人你心里没点b数么!!”

突然white宛若困兽咆哮着再次举起了枪。他觉得脑中最后理智也被今晚的闹剧扯断,在谁也没反应过来前扣动了扳机。

孙亚龙还沉浸在和多年不见的队友重逢的欢喜中,他只来得及在枪响后难以置信的看向枪声发出的方向,直挺挺的倒在了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葛炎怀里。

慌乱中射可可扬起了示意开枪的手势,被刘谋拦下了。

“方块欠他一条命,这枪该他受,放他走吧。”


white看向对面那些神色各异看着他的人。

曾几何时他也是其中之一,他们一起吹逼,一起抽烟喝酒聊最近哪边的大保健出新妞,一起在最深的夜色里将背后交给彼此。

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最后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回过身,走进了月光照不进的黑暗里。


“咳……骚猪真的很严格啊,可可你以后要是受不了他可以来我们德云色报道。”本该生死不明的人捂着胸口在葛炎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再次站了起来。

“嗨呀知道你个老阴逼怎么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来鸿门宴。”pdd抬手扶正眼镜,完美掩饰刚刚颤抖的指尖。

“准备什么准备,那是我们开哥枪法臭臭臭,这么大个人就往我狗牌上打,终极华佗枪法。”笑笑从紧捂的怀里掏出了个锈迹斑斑的小铁牌,被岁月打磨许久的纹路上只隐约可以辨认ccm三个字母。他想了想,还是把它揣回了兜里。


“走吧,瞒了老子这么久,害老子愁的每天掉根头发!快带老子看陈老板去!”

“你那几根头发每天一根你早光头强了,这种b可不能装啊老铁。”葛炎习惯性的嘲讽,话出了口才觉恍若隔世。

他以为他的人生只剩下复仇。没想到午夜梦回都不敢奢求的场景真的成真了。

“走吧,山泥若已经在门外等着我们了,姿态他们还有几条狗没清,晚点那边集合。”他生硬的转移了话题,带头向外走去。

笑笑骂骂咧咧怎么才几年不见不知道照顾老弱病残孕果然是他妈欠教育,脚下也没停,一瘸一拐的跟着众人走到了门口,他抬头看了眼远处泛白的天空,转身钻进了腾扬集团的车里。

月朗风清,今天一定是个大晴天。









e.n.d

最后再说几句吧。

全文除了番外的态鸡,全是兄弟。

陈新霖拿下半生换了pdd一条命,葛炎隐忍两年只为复仇,滕扬天下一直陪在身后当葛炎的助力,pdd和孙亚龙因兄弟反目,也为兄弟再次站在了一起,西卡为救孙亚龙孤注一掷去求pdd出山,还有我写文的初衷,孙亚龙和卢本伟两个人。

你呢,经过社会的打磨,你还记得你中二时说要生死与共的兄弟么,你是否交到了你敢性命相托的人。

整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孙亚龙看不过lol区前六被唱歌的吃鸡的占了,中二病复发冲了个国王。只不过他算错了一点,在对家眼里你连表面兄弟都不是了,他架着一把机关枪,就等着你敲门的那一刻把你射到千疮百孔,句句扎心,刀刀见血。

就像这篇文里,从头到尾我都没说过这个想把大家全搞死的上层是谁,因为也不需要知道,他们每个人都能以一当百,一身本事全用在了自己人手上,哪怕到了最后,也只是各自把话说开,该走的终究还是走了。

这篇文章始于表面兄弟事件,终于恩断义绝微博,作为一段失去的情谊的终章再合适不过。

从此以后,我就当世间再无这个人。

评论(7)
热度(12)

© fay192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