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1921

【60E 61E傻逼们滚,先死个妈吃个屎】
————狗儿子荣耀联盟邪教欢迎您!


这里是每天以泪洗面哭晕厕所的Gil。。
种族:狗儿子,伪德迷
IG,YG本命,接受队内任意随机组合~60E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只求瓶子自己留着这里不掐架。。
IG战绩太虐心开始顺带看dfb和德甲当大麻使,结果不慎掉入过期安利新花大坑——这尼玛是虐上加虐啊!说好的秀秀恩爱踢踢球呢!
Shinhwa Zzang!
欢迎来玩~

【iG】【态鸡】动物总动员•冬

第110个兄弟的彩蛋,不过感觉可能要被退货……我好像就是没写cp的天赋啊尴尬……
没看过动物世界,bug贼多,让我们假设蛤蟆秃鹫蛇蝙蝠都是迁徙和冬眠动物吧~
又是流水账大法。。




小狐狸姿态出门瞎晃悠一脚踹着个蛋。
他张嘴比划了下,居然还不能一口闷。他遗憾的擦擦嘴正想离开。突然脑袋一抽,揣进肉嘟嘟的怀里给带回了家。


“这就是你拔了一大戳老子的毛的理由?”
秃鹫笑笑忍无可忍打断姿态毫无重点的回忆。
“它需要一个巢,秃,呃,笑笑,一个温暖的,可以让它安心躺在里面的家。”
“你妈逼少在这儿煽情,老子刚长出来准备过冬的毛,你他妈就给我揪了?!老子真是好久没教训你个狗东西了?!”
“别别,别咬了笑哥,刚顺溜的尾巴……错、真错了……我告儿你别逼我!……”

一时间各种毛满天飞舞,肥蛇pdd乐得在一旁看热闹,两边起哄叫好,一个提臀甩尾把倒吊在洞顶打瞌睡的蝙蝠影子生生拍翻在地。

妈的智障。
老和这帮人待一块可能会拉低智商,蛤蟆葛炎翻了个上天的白眼,决定去池塘透个气。



丰收女神一如既往歌颂着落叶的美丽,谶言寒冰血脉的侵蚀。


一阵争执声把窝在角落补眠的影子吵醒。

“你快把那鹅卵石扔了!整天只知道趴那儿!你丫儿就存了这点粮你能过冬么!”
“没事,哥们肉多抗的住。”
“你别他妈在这跟老子油!我告诉你,今年太冷了,大家伙都得离开过冬,到时候就只剩你一个人!”

Pdd扭着尾巴就要去勾蛋。
狐狸的倔脾气上来挡也挡不住,他呲着牙飞扑到草堆前,眼中凶光尽现。

“谁用你管,反正老子就是要养他!”

吐信声混合喉间摩擦的低吼在洞中回荡,影子缩缩脖子,把自己躲近更深的阴影里。

“嘶嘶——毛长全了是吧。行,随你。嘶——我他妈闲的,管你死活。”
Pdd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空气中隐隐传来小兽的呜咽。

我这是睡觉必触发剧情的属,属性么。点点看着外面的烈日,无奈的叹气,悄无声息的往居委会大妈秃鹫先生的家飞去。



冰霜女皇登基前的最后一个午后,笑笑极速俯冲接急刹车完美着陆,随手甩了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正中姿态脑袋。

“有个傻逼硬要我捎给你,害老子差点没累死在路上。”
“我也要走了。”
“对了,来年开春记得去和肥蛇道个歉,不然把你的尾巴啄成老子的头顶。”

笑笑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没等小狐狸反应就在同胞们的催促中飞远。
直到秃鹫完全消失在南边的天际,姿态低头看向手上的炸弹。
这是一条厚毛毯,右上角突兀的竖着两根黑色的羽毛,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看得出制作者对这种细致活一窍不通。

……我还以为刚刚笑笑脑门反光是我看错了。

小狐狸搂着蛋把自己整个裹在毛毯里。

真暖和。


风刀霜剑,寒冬降临。


姿态有气无力的听着洞外冰雪呼啸,摸了摸怀里的蛋。
还好,还有你。
我不会吃了你的。
还是睡觉吧,睡了就不饿了。
他再次陷入昏睡。


啪叽

半梦半醒间,姿态听到什么裂开的声音,紧接着有个玩意儿在他脑袋上来回蹦哒。

“叽,叽态,叽态?”

啥情况,兄弟还没死呢就开始坟头蹦迪了?
他不耐烦的一爪拍开。0.5秒后才猛地反应过来干了什么,一跃而起,勉勉强强把那个毛茸茸的小东西接在自己的肚子上弹了倆来回,算是安全落地。

小鸡仔揉揉肥嘟嘟的屁股,一摇一摆的又跳上小狐狸的鼻尖。

“叽态,叽态。”

姿态戳了戳它晃动的尾巴,小心翼翼的把他捧在手心。

小鸡仔丝毫没有惧怕眼前这个食物链在他之上好几层的肉食动物,扑棱着翅膀上下乱窜。


“你看老秃头,一只杂毛小狐狸,你吃不吃?”
“吃个杰宝就知道吃,你看看你肚子,不知道的以为公蛇也能怀孕。”
“撒子哟别以为你会上天老子就打不着你,信不信爸爸一套螳螂拳送你飞的更高?!”
“来啊死胖子怕你??”
“别,阿别吵了烦…………咦?你,你们看,这,这好像还,还在喘气啊?”
“啧啧啧,估计是饿晕的,这么小也不容易。”

“走走走,你蛇爸爸带你找吃的去。”


姿态垂下脑袋,尖尖的耳朵正好盖住亮晶晶的双眼。小毛团儿好像看出他的低落,歪头轻轻蹭了蹭他肉嘟嘟的掌心。他抖抖尾巴把那些无聊的往事甩出大脑。

“走,你姿态爸爸带你找吃的去!”



阳光冲破云层,冰雪消融。春之女神再次眷顾瓦洛兰大陆。



老秃鹫终究是担心第一次独自过冬的小狐狸,早早地从南方赶了回来。他风风火火的闯进门,刚想开腔,瞅了一眼又默默的溜了出来。

洞内,一只狐狸正趴在一块丑出境界的毯子上打盹。细瞧,还有一坨黄色的小绒球藏在它膨松的尾巴里睡的口水四溢,染湿一大滩狐狸最宝贝的皮毛。


看来过的不错。

他松了口气,眼疾嘴快叼起刚上岸准备吊吊嗓的葛炎悄然离去。





Tb.....c?

评论(7)
热度(33)

© fay192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