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1921

【60E 61E傻逼们滚,先死个妈吃个屎】
————狗儿子荣耀联盟邪教欢迎您!


这里是每天以泪洗面哭晕厕所的Gil。。
种族:狗儿子,伪德迷
IG,YG本命,接受队内任意随机组合~60E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只求瓶子自己留着这里不掐架。。
IG战绩太虐心开始顺带看dfb和德甲当大麻使,结果不慎掉入过期安利新花大坑——这尼玛是虐上加虐啊!说好的秀秀恩爱踢踢球呢!
Shinhwa Zzang!
欢迎来玩~

【iG】双子星•追逐


对这两个人想说的太多了,放到最后吧。

Bgm:红色高跟鞋




葛炎有一个秘密。
一个从未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S2的夏日,他在hot的带领下走进ig基地。刚推开门迎面就飞来个鼠标垫,带着川渝口音的骂骂咧咧。

啪。

一阵诡异的沉默。

笑笑最先反应过来,赶在hot怒气值攒满前拉过葛炎走到电脑前。
“来来来,国服大腿小孩游神,单杀若风的神奇boy赶紧他妈秀一波操作瞎瞎我们的眼!”
“你傻逼吧有你这么欢迎新队员的么?兄弟晚上想吃什么?方块龙说他请客。”
“我去你的妈个死胖子!”
hot揉着太阳穴,在川渝兄弟扭打在一起的背景音中甩上基地的门只求眼不见为净,留下葛炎不知所措的坐在一边。

“别理那两个辣鸡,”右手边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人自来熟的拍拍他的肩,“听说哥们以前玩中单的?solo一把?”

片刻后他双手离开键盘,呆若木鸡的盯着黑白画面,对面的劫挑衅的在塔下跳舞,甚至还留了三分之一的血。
……这,这是个挂逼么?

“zzitai,刘志豪,你的中单爸爸。”



『你如此耀眼,以至让我觉得能和你比肩已花光我所有的运气。』



那是葛炎职业生涯最快乐的时光。一群志同道合的兄弟,每天混在一起双排上分,互喷垃圾话打训练赛,研究怎么配符文能多两点伤害一琢磨就是一个通宵。
那年ig势如破竹杀入八强,却因上野一波失误惜败m5回国。

葛炎陪姿态站在机场的落地窗前,看洛杉矶的夕阳一点点消失在地平线。直到登机广播响过第三遍,他听到身边人轻声嘟囔了一句,转身离开。

“我会回来的。”



『三年。』



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输给皇族。

他知道pdd和笑笑私下研究了好久欧美战队的比赛,他知道姿态已经和影子在韩服琢磨起中野联动的秘密武器,甚至俱乐部一周前就收走了他们的护照开始办出国手续。
他麻木的看着white从椅子上跳起来和激动的面红耳赤的uzi抱在一起,然后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中迎着灯光享受观众的欢呼。

多年后,他无聊的点开狗儿子在伐木累上对ig全员的提问:职业生涯你印象最深刻的一幕。答案各式各样,有说是s5冲进季后赛,有说是职业生涯第一场,翻到最后,他听到一个带着京味的声音:一场雷阵雨。他看向屏幕,果然名字无比熟悉。

他们跟着沉默的笑笑走入雨幕,谁也组织不起一句苍白的安慰。上海夏季的雷雨也浇不熄赛场内属于皇族的狂欢。

不知过了多久,笑笑打破了沉默。
“对不起……”
“嗨呀……兄弟间说什么对不起,明年再……”pdd裂开嘴强颜欢笑的安慰,没说完就又被笑笑打断。

“没有下一次了。”葛炎看到pdd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我和经理说好了,这赛季打完我退役。”
“我真的,真的只恨自己没有早生几年。”
“对不……”
他记得pdd一把纠过笑笑的领口,扬起的拳头却到最后也没有落下。

场馆里的人歌颂完新诞生的抗韩勇者,陆陆续续散场。一直没说话的陈新霖走上前扯开两人。
“别这样,吓到人了。”他顺着影子撇头的方向看去。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姿态哭。也是最后一次。



『我们自以为靠着年少轻狂硬着头就定能闯出一片天,最后在挫折中发现你终究逃不过长大。』



尽管陈新霖直说就几层楼不用帮忙,葛炎还是坚持帮他把行李一起运到了yg基地。他甩着酸痛的双臂回到楼下,发现原来闷声不响逛a站的自家中单不见了。
他推开曾经陈新霖的房门,果然借着窗外的灯光看见3一坨庞大的阴影一动不动的缩在床角。

他想了想,合上门倚着墙也坐在了地上。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直到一串闹铃突兀的在黑暗中响起。葛炎看了眼床头的电子挂钟,12:00。

这是陈新霖设的。陈老板对长肉有一种迷一样的执念,每天只要闹铃一响必要加个高蛋白餐,心情好起来请整个基地一起嗨。全队深受折磨,连永秀的肚子都大了一圈,只有始作俑者还是原来那个牙签样。

“新霖不应该走,该滚的是我。”
“他和我说过无数次他刷下半区的时候别冲这么猛,我一次也没听过。”
“我他妈就是条菜狗。”

葛炎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角落传来的低语,他知道刘志豪并不需要他的回答。

“就剩我们两个了。”
“嗯。”
“你一定要撑的比我久。”
“……”
“不要留我一个人。”

“……好。”

直到两人相继退役,走向没有彼此的未来,谁也没再提起过那个夜晚。



『我从未告诉你,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



葛炎不知道他该怎么去定义他和姿态的关系。刘志豪在所有人面前都一副天下最骚舍我其谁的少妇样,撩过的人比他补过的兵还多。
可唯独当基地只剩他们两人时,刘志豪才会默默的坐他身边一盘接一盘的开rank。空气中只留两个机械键盘交错的敲击声。

葛炎不讨厌这种气氛。
他总感觉这才是刘志豪真正的样子。

他给自己起名zzitai,却时刻躲在巫妖王的面具下,小心的掩饰着自己的姿态。



『这是不是代表我离你更近一步?』



射可可离开基地那天,葛炎送他去机场。两人回忆了一路搭档下路时的趣事,聊到后来已然成为分锅大会。不知谁提起有一把姿态听见下路召唤亏了两拨线强行tp,结果千里送了个大人头。想到姿态喘着粗气又怕影响大家心态只好咬牙吐出来句没事的样子,两人笑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站在登机口,射可可犹豫半天,还是折回来垫起脚揉了揉葛炎的脑袋。

“真的喜欢就别犹豫,干他丫的。ig出来的,怂什么。”

他没等葛炎有所反应就故作潇洒的转身淹没在了登机的人群中。



『我以为我们有的是时间,却忽略了再美的旋律,也不过落得曲终人散。』



S9转会期的上午,葛炎打着哈欠来到自己的座位前准备训练。他总感觉哪里不太对,习惯性的扭头想问旁边的人是不是又乱拿了他什么东西。
他看到的是一个显示屏突兀的杵在空荡荡的桌上。
他猛的跳起来冲向姿态的房间前,颤抖着打开门。

人去楼空。

身后是不放心跟过来的Rookie。

“姿态他昨天晚上走了的……”
“俱乐部要你们两个自己商量谁转型辅助,他可能就,就觉得没意思就退役了吧。”
“他不让我们告诉你……”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我藏在内心深处,最渴望的,最重要的,最卑微的愿望。』



他坐在床板上,身边是整理好的行李。
他掏出电话,拨出一串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手指却悬在拨通键上迟迟没有落下。

最后他只是凑近话筒,用唇语轻轻呼出三个气音。

然后在前队友的呼唤中转身离开。



『再见。』



葛炎有一个秘密。
终究,他还是选择把它埋在了最美好的岁月里。





End



写在最后的话

我一直觉得双子星之间的关系很奇怪。

说熟,这两个人几乎从来没有一起玩过。可是说不熟,无论谁被攻击第一个跳出来的也总是对方。

Pdd带Ig四人组开车的时候,姿态在那里抱怨玩大嘴手都抽筋了,葛炎无奈的说是你自己一定要玩下路啊兄弟,然后笑着逼逼姿态别再执念走A了快来打人。当然毫无悬念的被京城富少无视。再后来两人走下,默契的好像搭档了好多年。

15岁相识,五年队友,生命中有4分之一的时间朝夕相处。巅峰低谷都有彼此的身影。

葛炎的心态不好是公认的,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其实和葛炎双排的人很少会去激烈的逼逼他的失误。除了姿态,各种葛炎你就是垃圾,就是菜说的那叫一个顺口。
其实回顾以前老Ig 的直播,姿态以前打起游戏整个基地都是他喷对手队友垃圾菜的声音,老Ig算上Yg每个人都被他嘲讽过这么垃圾打什么职业赶快退役。他用五年的时间把曾经那个骄傲少年藏在心底。却只在葛炎面前才露出一丝痕迹。

他们的性格注定无法当朋友,甚至除了Ig 队友朋友圈都没什么交集。
不过我觉得有一个词形容他们更贴切一些。

家人。



真。end

评论(11)
热度(25)

© fay192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