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1921

【60E 61E傻逼们滚,先死个妈吃个屎】
————狗儿子荣耀联盟邪教欢迎您!


这里是每天以泪洗面哭晕厕所的Gil。。
种族:狗儿子,伪德迷
IG,YG本命,接受队内任意随机组合~60E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只求瓶子自己留着这里不掐架。。
IG战绩太虐心开始顺带看dfb和德甲当大麻使,结果不慎掉入过期安利新花大坑——这尼玛是虐上加虐啊!说好的秀秀恩爱踢踢球呢!
Shinhwa Zzang!
欢迎来玩~

终章。朋友【三】

迟到了很久的孙亚龙生日快乐,结果发在了他亲人的忌日上。。。
孙亚龙,我的大本命,反而不知道怎么说了。
全明星的时候,我求着周围每一个人帮你投一票。
你退役的时候我为你放弃了我主玩辅助的大号,从此在别的区玩着你教的乱七八糟的英雄驰骋青铜。
至今我师承于你的空大流琴女还在撸友间传为佳话,兄弟你还记得你ig周年庆唱的美人鱼么,我设了起床铃,差点被室友投毒。
李庄白肉那晚,你说色友我们一起举杯,我下楼买了瓶酒舍命陪君子。
电竞圈是个大染缸,再单纯的曾经少年也抵不过生活所迫。你确实也变了,可谢谢你还守住了你不死的中二骚逼义气。
十年剑舞红颜笑,下一个十年我们一起走。






Pdd坐在真皮沙发上,看着窗外漆黑一片的夜色。

他曾是个自负至极的人,从小志向古惑仔,从初中辍学打黑拳到被ig看上受重用,一路顺风顺水见神杀神,什么大风大浪没皱过眉头,自然也不会把拳馆老板送别时那句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放在眼里。他还记得当时他是如何嘲讽的扬起一边嘴角,告诉老板那是他们辣鸡,活该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直到那天。
那晚也是这样,没有半点星光,宛若整个世界被光明抛弃。

他捏了捏不知何时皱起的眉头,习惯性的摸口袋却掏了个空,这才想起他已经为了沈灵敏怀孕戒了半个月的烟。

敲门声响,pdd示意人进来。看到射可可一脸欲言又止的站在门口,他了然的冷哼一声。

“他还在门外?”

“是,跪了三个小时了,打也不还手,说要见您。”

“可以,秃子这蛇皮手下和他还真一个脾气,想见我?那就给他妈的见一面,死了他的心,走。”


西卡已经忘了他是第几次被打翻在地,他知道他不能也没有权利说话,他只是又一次颤颤巍巍的爬起跪好,他已经看不清了,只能强撑着梗起头望向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公馆。

他是一个孤儿,从小靠坑蒙拐骗过狗一样的日子,也从来没有人教他怎么当个人一样活。

然后孙亚龙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永远也忘不了他们的初遇。他被债主捅了几刀丢在死胡同里自生自灭,意识模糊之际竟然被人塞了根烟进嘴,他挣扎着嘬了一口打起最后的精神眯开眼,看到一个同样满身是血的人靠墙滩在他身旁。

“兄弟,同是天涯沦落人,能活过今晚一起混吧?”


一声清脆的上膛声打断了他的回忆,他努力聚焦看向身前正拿枪对准他脑袋的庞大身影。

“刘老板你终于肯出来了。”

“看在孙亚龙的面子上,我留你条命,滚吧。”

“求求你,只有你能就救方块了,看在曾……”

一声枪响打断了他的话,pdd摸着还在冒烟的枪管上的纹路,那晚整个基地化为灰烬,只有这把随身携带的枪还能证明那个一夜消失的最强分部的存在不是他的午夜梦魇。

“如果不是他优柔寡断,信上层那套象牙蚌的鬼话,现在他身后应该有一个无敌小队。”

“我敬你是条汉子,这空枪算抵你上条差点翻水水的命。”

“我数到三,不滚刘某这下一枪你怕是躲不掉。”


“一”

怎么样,道上公认最油最没皮没脸的李哥和你孙哥同年同月同日死,有没有牌面。西卡看着枪口,等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二”

Pdd冷眼看着身前纹丝不动的人,食指开始用力。

“三,再见。”


一阵高亢而独特的来电铃声划破黑夜。

Pdd愣住了,他难以置信的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的未知号码,最后一秒才颤抖着接起。电话那头传出的却只有平稳的呼吸声。

“连你也要我去救他?!”
“如果不是他你现在会是现在这样?你他妈就不恨他!?”

无论pdd如何质问,回答他的也只有沉默。

他突然泄气了。

“呵……那方块龙凭撒子就有这么多人为他送塔,他配么。”
“行,我服。算他命不该绝。”
“今天这世上只有你能叫的动我。”

Pdd觉得在说话间悄然冲破云层的月光刺眼的很,他有些愤恨的闭上眼,让记忆回到改变了他整个人生的那个夜晚。

和警报响起同时弥漫在整条小巷的毒气,意识模糊中被强行按在脸上的面罩,挡在他身前瘦小的身影,合着昏迷时传入耳中的厮杀声交叠在他脑中反复闪现。

“毕竟我这条命就是你陈新霖给的。”


pdd重新低头看向终于精疲力尽失去意识的西卡,不知名的预感涌上心头,他突然觉得这些年那些他忘不了的想不通的无法释怀的今晚都会有个答案。放下电话,他朝无声站在不远处等待指示的射可可做了个整队的手势。

“西南仓库,我们走。”




Tbc

所有演员都快到齐了。

评论(6)
热度(10)

© fay1921 | Powered by LOFTER